關於部落格
毒蓮花的腐宅沼澤


鬼畜控+歐吉控+金髮控

目前狀態:徹底腐爛中……

終極寫作目標:愉悅限制級!




  • 405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左傳】鄭伯克段於鄢:春秋時代的婚姻與家庭倫理劇

 
 初,鄭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莊公及共叔段。莊公寤生,驚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惡之。愛共叔段,欲立之。亟請于武公,公弗許。及莊公即位,為之請制。公曰:制,岩邑也,虢叔死焉,佗邑唯命。請京,使居之,謂之京城大叔。祭仲曰:都,城過百雉,國之害也。先王之制:大都,不過參國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今京不度,非制也,君將不堪。公曰:姜氏欲之,焉辟害?對曰:姜氏何厭之有?不如早為之所,無使滋蔓。蔓,難圖也。蔓草猶不可除,況君之寵弟乎?公曰:多行不義,必自斃,子姑待之。
 
(PS:附上原文,想看的就看、不想看的就跳過……至於翻譯就不拿出來混版面了。)

 
        鄭伯指的是鄭莊公,鼎鼎大名的春秋五霸之一,但是孔老夫子認為他不孝不悌,使用「春秋筆法」大筆一揮貶之為鄭伯。而這一段交待了鄭莊公不怎麼愉快的成長背景。老媽武姜生他的時候難產,因此特討厭他,把他取名:寤生,即頭上腳下的逆生。個人推測在那個醫學不發達的年代,武姜即可能因為生莊公時差一點領了便當從人生舞台下台鞠躬、蒙上嚴重陰影,因而遷怒小孩。後來武姜又生了莊公的弟弟共叔段,滿腔母愛全給了共叔段,先是積極請武公立改立為繼承人,未果,等到莊公即位,又為共叔段要了一個封地。莊公怎麼說,這時候莊公剛即位估計正努力裝孫子,「制那個地方不好啦,虢叔死在那裡,除了制其他地方隨便挑」,哇勒,這麼軟弱的台詞一出來後,難怪母親和弟弟以為他是軟柿子可以隨便捏……


        最後鄭莊公把『京』封給了弟弟,大家把共叔段叫做京城太歲……咳,太順手了,是京城太叔。


       
在分析莊公心理之前,不得不提一下幾年前曾經看過的「大奧」第一部,講述三代將軍德川家光的奶媽春日局如何成為後宮總管的奮鬥過程,三代將軍家光不受母親所喜,母親偏疼家光的弟弟無視家光的存在,數次要求改立次代將軍,最後還是驚動太上皇德川家康出面才搞定家光的繼承身份,家光即位之後怨恨母親討厭弟弟,找了地方把弟弟趕了出去,彌留前母親要求見次子最後一面,家光也鐵了心腸不肯答應(以上皆為電視劇情,僅為參考用)。同樣身為不受母親所喜愛的孩子,心理活動多少有點雷同性,小孩子啥都沒做就被老媽討厭,心裡偷偷賭爛的第一號人物鐵定不是老媽而是被母親專寵的對象:那個搶走全部母愛的弟弟,會怨母親不愛他、恨弟弟搶走了母親的愛。


        不過中國春秋時代的莊公比較腹黑,前半段努力在母親面前裝言聽計從的乖孩子。莊公是不是可能這樣想呢?多多順從母親、讓她開心,也許她多少可能愛自己一點點呢?又或者,他正在引誘武姜和共叔段是不是會得寸進尺、會不會一寸寸進逼,然後一步步掉進莊公師出有名合法收拾弟弟的陷阱裡。儒家史書上的看法普遍是後者:莊公是個虛偽狠毒、心狠手辣的小壞蛋。據說莊公即位的時候頂多只是十幾歲國中生的年紀,應該還是渴望母愛的小毛頭,想來這時候對母親和弟弟還是抱著期待心裡的吧!只是武姜和共叔段始終不安分,從而演變成兄弟反目的情況。


        連鄭國的大臣都看得出武姜欲壑難填、共叔段可能有謀反的野心,提出勸告。莊公這傢伙先是很無奈的說:我媽就是要這樣,我能怎麼辦?然後雙手一攤涼涼的說了一句:多行不義必自斃。

 
        
……千古名言、寓意深遠啊!啪啪啪!讓我們為莊公鼓鼓掌~我想這句話的意思差不多等於「不乖的話、我會代替上天懲罰你哦!吧!=_=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貳於己。公子呂曰:國不堪貳,君將若之何?欲與大叔,臣請事之;若弗與,則請除之。無生民心。公曰:無庸,將自及。大叔又收貳以為己邑,至於廩延。子封曰:可矣,厚將得?公曰:不義不暱,厚將崩。
大叔完聚,繕甲兵,具卒乘,將襲鄭,夫人將啟之。公聞其期,曰:可矣。命子封帥車二百乘以伐京。京叛大叔段,段入于鄢,公伐諸鄢。五月辛醜,大叔出奔共。
《書》曰:鄭伯克段于鄢。段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稱鄭伯,譏失教也:謂之鄭志。不言出奔,難之也。 
 
        共叔段這個小笨蛋以為有老媽罩著,不把莊公放在眼裡,慢慢地向莊公的地位伸出魔掌。大臣都直接挑明了說國無二主,這時候莊公還氣定神閒說:不義不暱,厚將崩……,一直等到共叔段整好了兵馬糧草,打算武力解決,串通好老媽坐內應,莊公才終於認為收拾共叔段的時間到了。共叔段兵敗如山倒,流亡異鄉。


        這段戰役寥寥十數字,但內幕似乎不少。首先,共叔段的封地京背叛了他,總不會是因為人民認為共叔段叛國、然後投票反對他吧?別傻了,我認為這裡面肯定是莊公在幕後做了不少工作,策反了京的臨時掌控者吧,連母親打算在後院放火莊公都一清二楚,說明共叔段的一舉一動早已被莊公掌握住了。莊公親自率兵和弟弟決戰,共叔段流落到共這個地方。莊公雖然腹黑,但不無情,只是把他趕出家門而已。春秋那個年代似乎還不流行斬草除根的作法,失勢的叛國者、被趕下台流亡的國君公子特別多。


        於是書=春秋,孔子把這兩個傢伙個打五百大板,認為兩人都有錯,共叔段驕傲自大、莊公姑息養奸有失兄長教誨………古代人的看法不予置評。
 
 
  遂置姜氏於城潁,而誓之曰:不及黃泉,無相見也。既而悔之。潁考叔?潁谷封人,聞之,有獻於公,公賜之食,食舍肉。公問之,對曰:小人有母,皆嘗小人之食矣,未嘗君之羹,請以遺之。公曰:爾有母遺,繄我獨無!潁考叔曰:敢問何謂也?公語之故,且告之悔。對曰:君何患焉?若闕地及泉,隧而相見,其誰曰不然?公從之。公入而賦:大隧之中,其樂也融融!姜氏出而賦:大隧之外,其樂也泄泄!遂為母子如初。
  君子曰:潁考叔,純孝也,愛其母,施及莊公。《詩》曰孝子不匱,永錫爾類。其是之謂乎!
 
        莊公累積了十幾年的怨恨一下子爆發了,於是把老媽武姜扔到眼睛看不見的地方,賭咒說:不到黃泉就不相見。誓發得很狠,但沒多久莊公就後悔了,就該是知心大臣出馬的時候啦:讓老闆有台階下,穎考叔替老闆想出了挖地道的解法,這母子倆在地道相見後便和好了………(感覺結局有點囧)。


        至於最後一段君子曰,個人感覺純屬廢話連篇。什麼孝子的心情可以感染別人成為孝子,這種無視當事人心情且無關痛癢的話,聽聽就算了。舉凡家庭因素釀成的悲劇多半是無解的習題,只會出現結果,不會出現完美的結局。莊公的心情鐵定不會因為和弟弟敵對勝利之後而得到圓滿,不然他也不會一下子火大把老媽扔出去,地道相見後,這對母子都說感覺很好,一個說其樂融融,一個說其樂泄泄……感覺很像是誇示法耶。長久以來累積的對立、怨恨,這兩人應該是總算鬆了一口氣吧~除了砲灰共叔段流亡天涯,這一段春秋八點檔也勉強算是劃上「美好」的結局了吧。XD

====
太久沒上天空,覺得介面好難用哦~>_<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