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毒蓮花的腐宅沼澤


鬼畜控+歐吉控+金髮控

目前狀態:徹底腐爛中……

終極寫作目標:愉悅限制級!




  • 405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麗人(一)


 『今天晚上的聚會,拜託你千萬一定要來參加,不少女孩子是為了你才來參
加的耶!求求你!這是我一生一次的請求。              柳原』

 趁著講台上的教授轉身在黑板上寫下重點的空檔,柳原悄悄將紙條給隔壁座
位的遙,用紙條不停騷擾遙好幾次,終於逮到遙抬頭看他的機會,柳原用最誠摯
期待的表情做了一個請求的姿勢。

 柳原以嘴型無聲的說:『拜託你』。

 對類似的聚會向來興趣缺缺,遙忍不住露出困惑猶豫的思考神情。

 為什麼會找上自己呢?遙對自己的認知是很清楚的,熱情與交際從來不是他
擅長的項目,與其要跟一堆陌生人喝啤酒聊天,還不如回家看書。

 「你今晚有空不是嗎?」柳原湊過來低聲的說。

 「嗯,是沒什麼事……」

 「那麼就沒問題了吧,你今晚的吃喝玩樂全部由我出錢,一切都包在我身上。」

 「不用你請客啦……」遙連忙說。

 打自進大學後柳原一直親切地對自己伸出友誼之手,那熱誠又不做作的態度
很快地就成為遙在大學第一個交到的好朋友,遙不願意看到他失望的表情。事實
上,原本也就不存在什麼非拒絕不可的理由,只是遙天性沈靜,本能抗拒而猶豫
不決。

 「這麼說就是OK囉!」柳原大喜過望,立刻半是強迫地說定,不讓遙有反
悔的時間。「太好了!香川很受女生歡迎,美女們一個個鐵定都會出席。」

 什麼受歡迎的,實在是太誇張了,遙感到有點好笑。

 不過,對於柳原不讓人討厭的強硬親切,隱約含著莫可奈何的意味,遙淺淺
地勾著笑痕。

 那令女人迷惑、男人嫉妒、與生俱來的絕美容姿,突然露出淺淺笑容,令柳
原不禁看得楞了幾秒鐘才反應過來,他低聲嘀咕:「拜託,你到底清不清楚你自
己的魅力啊?」

 「嗯……?」

 「沒什麼。這樣子吧,喝完之後,我們去續攤、唱卡拉OK?」

 聞言,遙皺起眉頭為難著:「這個……我不能太晚回家……」

 「不是吧?沒辦法通融一下嗎?」

 根據柳原所知,遙的家規森嚴,甚至晚上幾點回家還有門禁限制,有時候甚
至被要求下了課就得立刻回家,遙不參加任何的社團活動也是這個原因。第一次
聽到遙說出十點門禁限制的時候,從小在自由家庭裡長大的柳原,簡直難以相
信,畢竟,年輕女大學生玩得夜不歸營的情況到處都是,香川家庭的嚴格要求實
在是很誇張。

 「對不起……」遙老實地道歉。

 相對於無可挑剔的綺麗容姿,遙的性格卻是偏向單純良善,雖然聰明,卻明
顯缺乏一般生活常識。不少同學認為遙肯定是生長在有錢人家被保護得太好的大少爺。

 「好啦好啦,你肯露臉已經是天大的面子,時間到了你就先走,和眾多美女
廝殺的工作就交給我包辦啦!」柳原說。

 昂著一頭挑染的帥氣褐髮,柳原的招牌笑臉總是給人親切的感覺,他主動、
偶爾略帶點強迫的熱情並不讓人覺得討厭,除了天生的和善氣質,另一個原因就
是,柳原清楚明白強人所難的底線,並且會在觸及底線前適當停手。


 下課後,遙立刻被柳原和一大群人簇擁著,浩浩蕩蕩地向一間在當地學生中
頗有口碑的居酒屋進發。

 不善交際的遙始終坐在柳原旁邊,默默喝酒,心裡巴不得不要有人注意到他
最好,偏偏事與願違,好幾個女孩子不停地積極和他搭訕,其中以筑紫麻彌和舞
出理奈表現最為熱情。

 筑紫麻彌一頭大波浪捲髮,臉龐豔麗明亮,姿態落落大方,她對遙充滿毫不
掩飾的興趣,纏著遙問東問西。

 「香川同學,你有沒有姊妹?長得像你嗎?」

 筑紫泛著酒意的酡紅臉頰,如同一朵豔麗多彩的花兒逼進眼前,遙登時感到
有點手足無措。

 「沒有,我沒有姊妹……」

 「還好還好,像香川同學長得這麼漂亮,因為是男孩子,就覺得還OK,萬
一是個比我還好看的女人,感覺就很討厭了~」

 「啊,麻彌,你好壞,我就知道你一直暗地裡討厭我。」舞出理奈故意噘著
嘴笑著說,模樣可愛得不得了!

 「才怪,笨死了,你哪一點需要讓我討厭?」筑紫笑嘻嘻地用指尖輕彈舞出
的額頭,從其熟練的程度可以說明另一個事實:這兩人是非常要好姊妹淘。

 「唉啊,說到男孩子,像香川這樣乾淨可愛才好啊~」筑紫又說。

 「是啊是啊,香川君,你不要老跟臭男人坐在一起,過來坐在我和彌彌的中
間嘛!」

 客觀說來,筑紫和舞出現場最出色的兩個女孩子,筑紫豔麗動人、舞出秀美
可愛,遙被這各具特色的兩大美女纏著不放,加上遙本身獨特的優美容姿,如同
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眾人都情不自禁地將目光放在他們身上。

 「這麼說就太過份了吧!說得好像我們是什麼會發出腐敗氣味的生物一
樣,難道只有香川是王子,我們是癩蝦蟆嗎……?」

 柳原出聲抗議後,其他男孩子也隨之附和起鬨,然後就和筑紫、舞出陸續抬
起槓來,嘻嘻哈哈笑鬧成一團。

 暫時不用再被當成注目焦點,遙不自覺地鬆了一口氣。遙不只欠缺社會性,
筑紫她們把他成珍禽異獸欣賞的態度也讓他覺得疲累,他實在快招架不住了,幸
好柳原不動聲色幫他解圍了。


 因為場所太吵雜的關係,當遙終於注意到手機來電,已經有五個未接顯示了。

 來電顯示上是一組非常熟悉的號碼,鳴響的電子音嗡嗡地叫著,遙楞了幾秒
鐘,連忙向柳原打個手勢,說明要接電話離開了包廂,然後才按下通話鍵。

 「喂喂~」

 「遙……」另一邊傳來的男人聲音低沈有力。

 「是。」聲音主人的身份,遙絕對不可能認錯。「藤堂先生……」

 「為什麼不接電話?」

 「對不起,太吵了!剛剛沒聽到……」

 「你現在哪裡?」

 「居酒屋……和幾個同學在一起……」彷彿覺察到男人心中約略的不快,遙
結結巴巴地回答著,握住手機的手緊張地輕顫。

 即使隔著電子儀器,男人的威儀壓迫還是能夠輕易影響到遙。

 「在哪裡?」

 在男人的追問下,遙說明了地址和店名。

 「現在、我在東京。」男人說。

 遙嚇了一跳,昨天通電話的時候,男人告訴他後天才會回國,因此自己才很
放心的答應柳原的邀約。

 想到男人不悅的神色,無法控制的心跳加快。

 「……我、馬上回去。」

 「留在原地,半小時內會有人去接你。」男人果決的說,掛斷了電話。

 瞪著啞掉的手機,遙無可奈何地輕嘆一口氣。只好先對柳原說抱歉了,下次
請他吃頓飯彌補吧!

 「抱歉,等一下家裡會來人接我,我必須先走了。」

 「咦咦?現在才幾點?還不到九點耶,你家太頑固了吧!」

 柳原此話一出,其他人紛紛出言附和。

 「哪有這麼誇張的?來,電話給我,我幫你說一說,憑我的口才,要讓頑石
點頭也不是問題───!」

 「香川同學,你太不合群了~」

 「這根本就是不合理『暴政』,香川君,你又不是幼稚園的寶寶,幹麻這麼
嚴格?太過份啦!」

 面對這些猛烈砲轟,遙實在也說不出什麼漂亮的解釋,長久寄人籬下的他習
慣了什麼都不辯解,有些事情解釋了也無濟於事,乾脆什麼都不說,一個勁道歉
賠不是。

 「真是對不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