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毒蓮花的腐宅沼澤


鬼畜控+歐吉控+金髮控

目前狀態:徹底腐爛中……

終極寫作目標:愉悅限制級!




  • 405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雲之泣

         「紅雲,同行吧!不同行則不同鄰......」
         「師兄......」
         「今後你可以稱我的名,藍霞。」
         把師兄弟之間最後的稱謂切斷了,就能拋卻彼此的感情嗎?師兄......
     ─在紅雲心中,你永遠都是我最深愛的師兄─雖然你刻意要絕情,其實,一
     直都太了解......你無法絕對的殘酷無情,在面對我之時......
         就在你喚我紅雲的那一刻,明白了你無可動搖的離意已堅!
         長生學府之中,數萬個同修的日子,只記得你聲聲喚我.....

         師弟、師弟........

         啊!我是朱雯,我是算萬年,我還是上官金鴒....但是,世人都稱我紅
     雲驕子兩卷書。
       這麼多名字與身分,好像也從來沒弄混過,我就像是個多重人格的靈魂
     ,不停的把自己放在各異的軀殼裡套來套去。
       紅雲......是當我猶是藍霞師弟之時,所使用的名。
       此後,這成了我一輩子的名,因為我終此生都是,藍霞的師弟─紅雲!

          初入學府時,因知悉我過去的名姓,引起師兄弟的震撼與議論紛紛。
         「喂!紅雲,聽說你的本名是上官金鴒?」
      「昔日和大地戰鵬各佔武林一片天的半日紅,你就是那個上官金鴒?」
         「上官金鴒?據說世紀對決之後和大地戰鵬同歸於盡了!」
         「不不!聽說兩人都沒死,雙雙下落不明!」 
         「紅雲的本名也叫上官金鴒,莫非你就是......?」

         「不是。」我平靜的說:「只是碰巧同名同姓而已。」簡單說完,又恢
     復沈默,把所有的心事都藏在漠然的臉孔下。碰到詢問時,我的回答永遠都
     是很簡單,寡言,是我用以規避問題的盾,只因有太多的話題是我的禁忌。

         我、不、是、半、日、紅、上、官、金、鴒~~!!

         謊言!我面不改色,也許是我說謊成習。從很早很早起,我就學會人生
     充斥著謊言,是不能戳破的球,因為爆炸時的碎裂,會連謊言保護下的人一
     起傷了....那時才多大年歲啊!我也忘了,是我刻意不想去記吧,數字的評
     估對我是沒意義的,我很早就成名,很早就響譽武林,很早就結婚生子,也
     因此,我很早就老了......

         都快忘記,其實,那時我比師兄你還要年輕......

         「......一臉老頭樣的小鬼!」
         師父向我介紹諸多師兄弟。你站在我眼前,濃密的藍色短髮即肩,鬢邊
     幾縷白絲自然耀眼,寬大而粗曠的臉龐英俊勃發,銳利的眼神和抿緊的嘴角
     顯示了某種程度上的刻薄。
         你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不由的,笑了......有苦澀和淺淺的釋然,長久以來,我不自覺越活越
     老....都忘了自己只是個,不到二十的少年。

         如今回憶起來,在長生學府的光陰,扣除沒有與你一起的日子,記憶都
     模糊了。那單調的日子無須太用力記憶,上課、用膳、習武,平常也不與朋
     友結伴,有太多的時候只是個孤單的影子,在學府裡來來去去,其他生員八
     成覺得我是孤僻的怪人,除了你之外,是沒人理我的。

         第一次,我想活的像個無聲的幽靈,無人在意,無人注目,上官金鴒活
     的受盡矚目,他累了,雖然他沒有說累的資格,而『紅雲』和『上官金鴒』
     也不過是算萬年計下的一步棋,至少當我仍是『紅雲』時,讓我靜靜的懈怠
     一回吧....

         當時,在同門師兄弟眼裡,紅雲是個懦弱又無能的傢伙,被欺負了也不
     吭一聲,是可以隨意捏圓捏扁的可憐蟲......

       「像個軟柿子一樣,怎麼可能會是那個半日紅!」訕笑的言語,伴隨由
     心裡發的嗤之以鼻笑聲。那些日子聽了很多。我是不在意的,可是發怒的往
     往卻是你,以大師兄的威嚴,重懲那些人,日子一久,也沒人敢在當面冷嘲
     熱諷,只不過轉為背後的竊竊議論罷了。

         「師兄,沒必要這麼做的,我不會放在心上......」
         「我又不是為了你,學府的秩序需要維持。」你一把搶走我手中讀了一
     半的書冊,往後一丟,很認真的打量了我半晌,「你眼眶紅紅的,血絲滿眼
     ,昨晚沒睡好?」
         我忖度;你的問題不是這麼簡單吧,笑笑說:「看書忘了時間....」
         「內容必定很引人戚戚,才會讓你傷心落淚囉......」
         「我沒有哭......啊....」突然發覺失言,低頭垂下眼瞼,咬著唇不說
     話。

           
          初時有好長一段時間,夜裡總是被噩夢驚醒,一闔上眼,夢中的雨涵一
      次又一次擋下向天翔一掌而落崖,而那瞬間她口吐的鮮血也一再重複濺上我
      的臉。
        「雨涵......!!」我驚呼而醒。夢到此斷了,可是活著的人還陷在現
      實噩夢泥淖裡無法自己,淚海氾濫......
          叩叩~~
          「師弟,開門......」
          胡亂的用衣袖拭乾眼淚,披衣開門,不想讓你看見狼狽的模樣,垂著頭
      低聲道:「師兄,很晚了......」
        「你又哭了......」
          心頭一震,不想造成別人的困擾,但這些晚上蒙頭啜泣的事還是被你察
      覺,我滿懷歉意正要解釋,你不耐煩的皺眉開口:「你很愛哭......」
          我?名響武林的上官金鴒?那個半分天下的絕世能者──是愛哭鬼?
          被帶到你房裡,被擁在你懷裡,我無聲低泣......不知道自己哭些什麼
      ,只記得心頭簇湧了滿滿的悲哀,逼得我淚流不止......涓滴星河中,紅藍
      黃白黑的五彩雲氣煙飄,在雲破霞散之後......

          「在學府裡受了這麼多的委屈,也難怪你躲在被子裡偷哭。」
          「啊......」停止淚流,我怔了怔,師兄....依你智慧,應該不會做此
      想法....再聽著你接著說:「下次再被欺負就別哭了,我把他們全部都趕出
      學府!」師父對藍霞師兄的疼愛已到寵溺的程度,只要師兄向師父提出,這
      是可以做到的!
          明知道你在套我話,我也不能任此事發生。
          「不是因為他們......不堪的過去......總是入夢....我....不知如何
      是好......只是很想哭......毫無保留的宣洩痛哭一場......」
          「做噩夢?」輕輕的吻不停的落在額頭上,被摟在溫暖的身軀裡,有莫
      名的安心感,讓我不知不覺只想在你懷裡乞憐......
        「嗯......」
          「很痛苦的回憶吧......」
          抓緊你的單衣,我輕輕的說:「我是半日紅上官金鴒......」不想瞞你
      ,沒有必要,最重要的是,也瞞不過你。
          沒有驚訝,你點點頭,算是知道了,「那你胸前應該有如來璽印囉?」
          奄奄一息之際,於金煌殿外為佛聖以佛門絕式所救,胸前烙下了如來璽
      印。連這事師兄都知曉啊......
          嫣紅如血的璽印,圖紋蜿蜒佈在胸膛前,每次低頭細視,都有怪異的殘
      虐快感....像是自己對自己狠狠烙了個醜陋的刻痕....永永遠遠提醒記得不
      能拋卻的使命存在。

          總算,我還是坦白了一次,對你承認我是半日紅......
          日後每次回想起來,都覺得不過是自己卑劣的伎倆罷了,藉此找到一個
      逃避愧疚感的出口,我,利用了你....
          以至於,當你以夢雨涵來揭開我胸口上的創痛時,縱然使我心痛萬分,
      受害的無以復加,但我依舊不恨你的此舉,因我沒資格恨你......

          「紅雲,把有關你一切的事物徹底打垮,才是藍霞真正的勝利!」
          多年以後,當我倆針鋒相對,你盛氣凌人,眼神如劍鋒利。而我,早失
      無當年撒嬌的權利,在你面前,卻依舊只有酸澀欲泣的衝動......紅雲無德
      無能,如何有幸成為師兄標的?!太苦了,我哭不出.....
        
          「夢雨涵!夢雨涵!你應該無法忘懷的名字,風暴雨夜裡為你產下上官
      殘心時,初為人父的心情想必又驚又喜吧!!哈哈哈....」

          別說....求求你別說......
          不要逼我、不要逼我~~!
          天降血雨、地湧藍泉,這不是我要的結果!

          啊啊啊~~~是天數......!

          天數不可違?是的是的,不知幾次,我曾跟無數的人如此說過。
          這樣沈重又無奈的藉口,拿來安慰偶爾騙騙自己,戲演到精湛處,還會
      淚如泉湧,如珍珠紛落......嘿,事實上,也無心絞裂那般難過......

        什麼無能啊,什麼悲苦啊......人世謊言千千萬萬,總別連自己也要騙
      ,其實,誰你都有能力救的吧─我問自己─吾兒殘心,師兄藍霞....啊....
      其他還有很多很多,薄情的我想不起了......

          師兄......我一直是很羨慕你的!那樣飛揚跋扈的自信,那樣肆無忌憚
      的獨立橫行,生來就是傲視寰宇的明星。

        天羅伏孽三掌化,倘若死的是我.....我願、我願!!

          當紅雲散落在天際......
          也許就從此不再低泣,所以,你們可以不用再來找我......

          來生化雲,朝為寒雨,夕伴殘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